当前位置: 主页 > 早先生暗语 > 内容

热门内容

一名先生的经历精彩灵异故事胆小者慎入!!

时间:2017-10-09 15:1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真作假来假亦真,假作真来真亦假,本就真假假假真真,各位看官不必纠结于故事的真实性,只做个故事看看罢

  笔者跟随先生为人处理各种阴事儿的几年中,亲身验证了不少真实的灵异事件,像婴灵事件,老宅寻金宝,千里寻走失到笔者自己亲历附体事件等,其实像这类事件比比皆是,总想找个时间将这些年经历的灵异故事一件件记录下来,也不枉了这几年四处的精彩人生。闲下来时历经的一幕幕时不时就在脑海里翻涌一番。说实话看多了这样的东西,时常会有觉得不太真实的感觉,虚虚幻幻,这早就是一个半人半鬼的......

  这是一位调理过风水的客户介绍来的女士,一看就是人情场里摸爬滚打精明干练的女强人。一番客套大家落座后先生让我给她布了一局。起局只是看她大的风水有无缺陷,而真正看阴魂是先生的眼,不过有时候阴魂的信息确实会在局中有显示,两者一对更加准确。有时候先生手里拿着局,看似眼睛盯着局目光却移向别处,低头像是沉思什么。每当这时我总是既紧张又兴奋,因为先生沉思时总喜欢一根接一根的抽烟,眉头一皱狠狠的咂一口烟时就意味总会说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来,而我也跟着紧张得一脸严肃。随后先生打破沉寂对女士说有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不正常死亡,跟你的关系很近,跟着你呢,就在你脸上蹲着,看不清他长什么摸样,我一看他他就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女士当时脸色一惊,顿了顿才说是她的丈夫中年时意外死亡,因为自己身份特殊所以一直对外隐瞒,外人都以为她丈夫是犯了什么事儿进去了。说到这时突然来了个电话,女士出去接听期间,先生低声对我说他丈夫的魂儿被绑了,手上脚上带着呢。晚上时女士宴请先生,大概高兴喝得多了,醉眼惺忪的,席间竟做了个伸懒腰的动作,像是极其后的舒展。晚饭结束后先生对笔者说他刚才把困住阴魂的打开了,你没见那个女士伸了个懒腰吗,其实是附在她身上的阴魂重得后伸的懒腰,他很高兴也很感激今晚也喝了不少。说到这里听得我汗毛直竖。第二天见到女士时,先生把昨晚的情形说了一番,女士说什么也不相信,自己即使再喝醉过也不会在陌生人面前做如此失礼的动作。我是个急性子,见她不信对她说你可以问问你儿子啊,你儿子不昨晚也在场吗。事后想了想,信也罢不信也罢,真正的功夫就是这样,人眼前看到的就是吃一顿的功夫附体的人就好了,而背后真正的和所下的功夫却不为外人所见,如果不说谁又知道。大道至简,真正有功夫的师何必用那些花哨的形式,人眼前看见的只是让对方自己在特定时间里烧些纸钱,或在家居的特定方位摆上风水物,过几天后附体的人就好了,其实背后所下的功夫你是看不到的。

  这是09年的时候先生说过的一句线年的时候我也忘了,暂说是09年吧)我知道先生能看见许多的东西,那时我还什么都看不到。那天我跟先生正坐在一家小饭馆吃饺子。饭馆不大,表面看还算干净,我们坐在一个大的落地窗旁,先生沉默的抽着烟,眯起眼望着窗外,像是想些事情。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把我惊倒。他说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无论街上还是哪里突然多出了很多灵异,什么都有,街上什么的到处都是,前几年还不多,突然这几年一下子就满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先生还问我你知道很多时候做事儿都不是人在做吗。说这个我还相信,比如说很多嗜酒如命的多都跟着些不干净的东西,其实不是人喝酒是那些东西喝。对于先生说的话我深感惊讶之余还是相信的,就凭着这几年跟随先生给人处理的灵异事件都很准确,且先生平常就是不苟言笑的人,倒还犯不着拿这事儿来开玩笑我。正因为看不到,所以我的好奇心特别重。先生也看出了我的那些小心思,即使有时候我憋住了不缠着他东问西问的,他也会对我说哪里阴气重,哪里死过什么样的人怎么死的,年龄长相怎样,谁身上不干净了成国宝了(国宝是我跟先生的暗语,那些被附体的人眼睛跟熊猫的似的所以先生给起了个国宝的名字),哪个地方什么朝代的时候有个什么场景什么的。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先生最反感的就是穿旗袍的人,每次看到有人穿就一直咕哝着说瘆得慌。有一次我问先生为什么看不得这种人,先生说他看那些灵异看多了,因为大街上穿什么朝代衣服的都有,且很多穿旗袍这种古装的,总觉得看人穿旗袍不舒服。先生说阴魂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恐怖,其实真实得跟现实世界的人一样,不过那些成了魔的就得另当别论了。有天晚上已经11点多了,原本睡下的先生竟又起来坐在客厅里抽起烟来,先生说他睡不着,有个戏班子在那儿给他吹拉弹唱呢扰得他睡不着,我问先生那他们弹得唱得好听吗,先生撇撇嘴说很难听。先生总是这样,半夜不睡觉就自己坐那儿抽烟沉思,大概是看多了人看不到的事儿难免多些感慨。笔者跟随先生多年,虽然不常见这些东西,有时候灵感还是有的。一次在师弟那儿,我们一行人正在上楼时,我不经意间一扭头竟发现一个高瘦的身影嗖的一下子跑进了走廊里的一个房间(那人真的是嗖的一下子就进去的,跑得特别快)当时我也没在意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所以又看了那里一眼,琢磨了一番总觉得不太对劲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大家都忙着聊天,我却沉默着皱着眉头总在琢磨着那件事儿,终于想起哪里不对劲了。第一平不会跑那么快,即使跑也得有声音吧。第二我记得当时我看到他往走廊里的房间跑时房间的门是闭着的,那么快的速度怎么也得有开门声吧,可是当时什么声音也没有,人是嗖的一下就不见了。第三这么大个人,我们一行人就没人看见?越分析心里越发毛不会是看到的不是人吧?!于是小声对先生说了,先生说师弟的院子里确实有个阴魂,那个人长得就是高高瘦瘦的,大概50来岁,现在倒还没什么大碍,这东西也是等到一个年岁时才会作乱,现在看来还不成气候。师弟倒是个沉稳的人,听了半天才不慌不忙的说他们这个楼建的时候意外死过一个人,就是描述的那个摸样。听到这里我不禁有些紧张和激动,这可是我第一次真真儿的见着这些阴魂呐。

  说起这个故事不得不提济南一个不太为人所知却历史古老的山峰,历史上曾经是香火极旺的场地,后几经衰落。因为至今还保留有一些古建筑现已开发成一个旅游景区。那次我跟先生去登山,先生伫立一处远眺对面的一座山峰,凝望了一会儿指着远方一处对我说那里有个大古冢,看到一个古代场景,有一个白胡子的老神仙手里拿着神鞭把一对父子活活了,还有一些战争场面。一听这话原本爬山累得半死状态的我立刻来了,脑海里浮想联翩起来:夜黑风高、古墓、洛阳铲、翻肉粽、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和古董...哈哈,如果要去是不是还得捎个黑驴蹄子和先生?哎呀哎呀我竟不知不觉想到挖坑,摇了摇脑袋回回神,就开始缠着先生问东问西的:那老头真是个神仙?你能看是哪个朝代吗?是哪个父子被的?为啥被他啊......先生被我一连串的问题问烦了,索性什么都不说了。好吧,不说我自己想,于是一上我皱起眉头撅起嘴总在琢磨这件事儿。夏商与西周,东周分两段,春秋和战国,一统秦两汉...还真就让我从自己仅记得的一点历史知识中寻思着了一个符合的时代。武王伐纣,周兴灭商,还有神仙时代,那不就是有姜子牙时的商朝吗。封神榜好歹也是看过两集,姜子牙手里就是拿个打神鞭那。对了,应该就是。如果是真的,如果捎上黑驴蹄子和先生找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换上一身蒙面黑衣,带个洛阳铲再铲个小洞...越想越兴奋。一上设想了许多挖坑情形但又想想自己有几两肉就把那些设计好的情形一一否决了,不过心想着如果能搞清楚墓主人的身份还是挺激动的.回到家后迫不及待的趴到网上百度谷歌了一番。百度了一下历史上同时被的父子居然没有找到,又搜索了一下被神鞭的还是没有记载,不甘心又搜索了一下商纣王的死亡“殷之太师,太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周武王于是遂率诸侯伐纣。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原来商纣王是登上鹿台而亡。之前分析的居然都错了。可是千年古墓的主人究竟是谁?学历史时好像没有学到有父子被神鞭的。难道是先生看错了或是故意编个故事?可是也不太可能。首先先生平常就不苟言笑总是一脸严肃,看他说这事儿的时候也挺严肃不像是开玩笑。第二先生曾经给一个农村妇女看事儿时曾说她三年前掐死了自己的婆婆,吓得她当场就跪了。其实别说几年前就是几十年前的阴魂也能看。第三先生能看历史事件我曾亲眼过,在一个公墓里选地方时,先生指着从一个墓到中央生长的大榕树旁说这里有个水脉,还说某个朝代的时候这里有条很宽的河,河边上有很多房子但是在一场洪水中塌掉了,但是具体哪个朝代他说不知道。(先生是第一次去那个公墓)那时先生知道我半信半疑,我们也是为了验证着玩,就找了和管理墓地的人。先生递他一根烟先是闲聊了一会儿然后跟他说哪里有个水脉,当时那人很惊讶的看着先生说我们这里很早的时候就是那个地方有个水脉,那个大树底下原来就是口井,十几年前的事儿了后来不用就填了。所以先生编故事的可能不大,可是又没有有力的历史来支撑。心想着正史没有记载也许在哪本野史上会有记载?直到现在都没有查到千年古墓的主人。后来又有一次想起先生说的千年古墓的故事,我曾打趣儿的问他:既然有这本事干嘛不去挖坑,即使遇到个大粽子也能了,千年古冢里面水头肯定不少。我独自美滋滋儿的说着,先生没有回答,却说自己曾做了一件后悔事儿。那时年轻气盛发现自己有望气点穴的本事儿也就难免自负些,曾经给一个慕名找上门儿来的人寻龙点穴(那人就是挖坑的),先生取穴不用道具只是望气便知哪里是龙穴。那人按照先生说的方位真的摸了不少东西。他倒还是个儿的人,要先生随便挑,先生起先但是看他一个劲儿的硬塞实在推辞不了便只要了个老种。我听得有些入神了,追问先生:既然那人挺的你干嘛只要一件货,如果我有这本事早就去挖坑了。先生瞪我一眼:毛孩子,你懂什么!那一行钱好挣不好花,近了自己出事儿,远了子孙不好。本身这事儿就极阴久了阳气必然衰退,你看不到,几乎所有挖坑的人身后都跟着一队伍呢。听完这话我想想也是,毁了人家房子还盗了人家宝物,这事儿搁谁谁也得急眼,心中怨气冲天不跟着整他整谁?再到后来我又几次提起他曾给人点穴的事儿时先生竟装傻充愣,嗯?你说什么?我不记得了,要么就说多久的事儿了谁整天没事儿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写到这个事件时竟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一是因为糟糕的文笔,二是再回想起自己经历的那些事儿时仍心有余悸。

  千年大猩猩的故事找个闲暇时间再细细写写,先说说迷魂术吧。那次我随先生驾车,途径一座桥时,先生开了开窗口,大概是觉得车内空气有些闷了换换气。在驶出桥的一瞬间我的心突然就是一阵尖锐的疼痛感。因为疼了几秒钟就好了起初也没太在意,但是隔几分钟后这种被人狠狠攥住心脏的疼痛感又袭来,根据以往曾经被附体的经验我猜想着有可能又是那啥了,但是先生忙着开车,我也不好跟他说,心想着等回到家再说吧。那天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一上心情特别低落,总感觉说话的劲儿都没有。好容易捱到家了,我迷迷瞪瞪的跟先生说我很困,真的很困但是又睡不着,一上我的心就像被人狠狠的攥了一把似的特别疼。先生看了我一眼说:我知道,当时开着车呢我也就没说话。我心想着开开窗户,没注意有个“人唰的一下就过来了(先生形容一个事物时都喜欢用形象的动词,比如过个马他都会说“咵”的一下子就过去,呵呵,估计是看那东西看多了)当时我没看清楚,他跑得很快。后来我看了看他把你的魂儿迷走了,困在一个果园似的的地方,我只看见那里有很多苹果树,有个小屋子里面有很多跟你年龄差不多的小姑娘,都是他抓来的,他好像是用一种迷得,看来他也懂点儿什么东西,你们困在里面就是跑不出来。听了先生的话后当时心里一阵寒颤,只想着先生快点儿帮我把魂儿弄回来。怎么弄得就直接省去吧,最后好在是好了。每次想起那件事儿免不了都是骂两句,想想大概是因为那时我正好身体弱,阳气低,恰巧经过的那个桥那里曾经是日本人埋人的坑,城里有弃婴也会仍在那里。阳气弱时又走阴气极重的地方,就被那东西钻了。如果我说那个地名估计同城的人就知道是什么地方了,因为有个河坝,大家都叫老坝河,土话就是这样叫的。如果说迷魂术听起来有些恐怖,那斗魔真的就是有些离奇,我曾在斗魔事件中差点儿搭进自己的小命儿,可以说是历经一场。写这件事儿时几度写不下去,写了删删了写,因为这件事中牵涉真实人物和当事人的隐私,所以我不会说与当事人有关的事儿,得空儿时再讲讲先生斗魔的故事吧。人前只见师是个光鲜活,却鲜有人知背后的付出...

相关推荐